天津炒股配资

股票配资 门户 资讯 详情
  • 评论
  • 收藏

苍南期货配资 网 2020-04-17 450 10

《不完美的她》:林绪之的失忆,是假的





















尽管剧中一再声明她不记得以前的事,不记得生母的样子,不知道自己是谁,可是她从没有失忆过。
开篇,林绪之就在大连,她来大连的目的是寻找亲生父母,确切地说是寻找母亲,因为她一直说的是“只要让我摸一下对方的手,就知道是不是我妈”类似的话。
林绪之之所以要靠“摸手”认母,无非就是不想直面过去,因为母亲或多或少地在父亲的指使下,也伤害过她,且不止一次。
上面说了,她的母亲是在父亲的胁迫下对她的伤害,林绪之恨父亲,怨母亲,但骨子里还是爱着那个软弱无能,又无法护全女儿的母亲。
不用想也知道,她童年的每一天都是折磨,在父亲的变态之中,母亲不得不一次次就范,而后一次次地紧紧抱住她,或是握紧她的小手,那双大手里有不安,有紧张,有恐惧,有愧疚,还有微微的汗湿,小手蜷缩在其中,闷,湿,透不过气,却是短暂的庇护所。
庇护所外面,是狂风暴雨和血腥场面,凄惨的童年经历让她一开始不敢直视,只是试探着选择着触摸过往,一方面是她明白母亲也受到了很大伤害,想要知道她过得好不好,另一方面是她想从那温湿的双手中找到动力,去直面血淋淋的过去。
所以,她没有失忆,她记得母亲,记得过去,更记得母亲的双手以及握住她小手的真切感受。
因为那种恐惧在骨子里不断流窜,让她坐卧不安,笑不出来,甚至拒绝与任何人有肢体接触。
如果说林绪之寻母是“触摸”过去,那么剧中她与小莲生的偶遇,则是逼迫着她不得不睁开双眼去直视所有的不堪。
第一次相识,她发现小莲生喜欢海鸥,以及她身上的疤痕,还有本该撒娇的年龄,却透露出与其并不相符的懂事,让她确信:
小莲生虽然跟她没见过几次面,但也明白,这个“阿姨”也有着跟自己一样的伤痛,所以,小莲生对她说:
这句话小莲生不仅仅是告诉她,还是7岁的小莲生在那个家里生存下来的唯一精神驱动力,她在劝林绪之的时候,也在给自己打气,继续被迫接受着一次又一次的非人折磨。
且相较而言,林绪之5岁前的遭遇比莲生更甚,尚武只是莲生的继父,她经历的却是亲生父亲。
这里有两个问题,其一她为什么怕火?其二是,相较第一次明显的怕明火,为何田放打开炉灶后,她怕火的程度小了许多?
她怕那场大火,将她的童年伤痕深深烙在了身上,心里,无论如何也忘不掉,去不掉,就像她没事总会自己不断地揉搓手背一样,人们是看不到内里的伤痛。
她怕那场大火,不怜惜那个名存实亡的家,怕的是那场火将母亲烧“丢”了,自己成为了孤儿;
她怕那场大火,将原本该拥有灿烂阳光般的人生,烧成了孤冷的自己,笑不出,哭不出,三十年都活在火光中,使她过早的自立,这种自立,没有人逼她,没有人胁迫她,她像莲生一样,从来都是自己在不断地治愈自己。
第二个问题,她怕火的程度小了许多,是因为自己敢于面对过往,小小的莲生都知道要逃离家庭,她又如何不受到启发?
而整部剧看下来,与其说是林绪之寻母最终岁月静好的过程,倒不如说是她的复仇之路更为恰当。
——伴随着尚武对莲生不断升级的虐待(母亲温暖的手让她更加增了许多勇气去面对李泽)
——以及李泽几次三番的恐怖快递(她见过李泽,知道他脸上有疤痕,且他的所做所为,让她早知道他是自己的亲生父亲)
——李泽的阴魂不散,让她一步一步地踏着伤痛,扶着又一次滴血的伤口,在莲生的笑容中,迟来的母爱中,终于敢正视李泽,直到一鼓作气将其送进大牢,她才彻底失控,释怀。
一路走下来,终将伤害过的父亲绳之以法,看起来很轻松,其实内心中,她走得极其痛苦。
因为每走一步,她都被迫着给自己一次伤害——童年挥之不去的阴影,让她无法停止,也不能停止。
可是细思极恐,李泽的今天,以及当初对她们母女的伤害,又何尝不是钟惠的无意“纵容”?
所谓双亲有形无形的家暴,所谓的“家丑不可外扬”,所谓的“不能让人看笑话”等等,不断助长着李泽的罪恶心理,胆子越来越大,手段越来越变态,人也越发凶狠。
那些有类似经历的隐忍的母亲们,肚子里除了不敢发泄的怒火,怨恨命运的不公,还有一堆碎成渣的牙齿,看不到,看不出,摸起来痛,品起来苦,不敢呼救,不敢诉说,日复一日地以泪拌饭,有能耐咽下一切苦痛,哪怕再多再大再难入口,却没勇气反抗半分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分享

邀请

下一篇:暂无上一篇:暂无

最新评论(0)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苍南期货配资 网  

© 2015-2020 Powered by 苍南期货配资 网 X1.0

微信扫描